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射日与奔月:为何嫦娥要窃药飞升?鲁迅说她忍受不了乌鸦炸酱面
【发布时间:2022-08-01】 【作者:admin】

  在中国神话中,不仅日月是一对,射日的主人公与奔月的嫦娥也被组合成一对夫妻,那么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情节,让后世文人世代吟咏?

  在古代典籍中,羿的神话原型无疑是正面而神圣的,在《山海经》中记载得很清楚:

  在这里,他是一位天神般的存在,他所效忠的对象,正是《山海经》神话中至高无上的主神——帝俊。除此之外,他还干了另外一件事,便是诛杀凿齿。

  令人奇怪的是,除了这两段记载之外,《山海经》中并没有我们熟知的“羿射九日”的故事,那么这个情节从何处来?这就要归功于《淮南子·本经训》对于神话片段的再次整合:

  在这里,天神羿上射十日,下诛猛兽,完成了救民于水火的壮举,只是此时他的妻子却在悄然之间背叛了这位尊贵的天神。

  可以看到,不管是“射九日”的羿还是“妻嫦娥”的羿,原始版本都指的是“天神大羿”,而不是所谓的“有穷后羿”,那么,大羿与嫦娥究竟发生了什么纠葛?

  与神话传说中尊贵神圣的天神羿相比,关于嫦娥的记载却只有寥寥数语,比如《淮南子·览冥训》中提到的“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可以看到,这里的嫦娥形象并不丰满。

  她与羿的感情生活究竟如何?为何要窃药奔月弃羿而去?奔月之后的处境又怎样?

  有意思的是,在古典文学时代,文学家并不关注嫦娥窃药的原因,而是把视线转移到了嫦娥窃药的结果之上。比如李商隐有诗云:

  一个“偷”字与一个“悔”字,充分表达了诗人对于窃药飞升嫦娥的否定态度。毕竟在讲究“三纲五常”的封建礼法时代,妻子背叛丈夫的行为,如何能够容忍?

  有意思的是,到了现代文学笔触之下,他们更愿意为嫦娥翻案,以我们熟悉的作家鲁迅为例,在他的《奔月》中,嫦娥窃药飞升的原因让人啼笑皆非,竟然是无法忍受乌鸦炸酱面!

  即便如羿自己都惭愧地说过:“这样的人,我就整年只给她吃乌鸦的炸酱面......”

  在羿没法帮助嫦娥被脱困境的情况下,嫦娥窃药奔月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为她的自救,那么嫦娥的窃药行为,便具备了一定的合理性,不再那么令人厌恶唾弃。

  到了邓充闾和谭正璧这里,嫦娥“窃药”的罪过更是彻底被抹去,变成了极为无奈的“出逃”,而羿暴戾的性格以及贪婪的权欲,正是嫦娥窃药的肇因。置于如此语境之下,嫦娥的“奔月”之举不再是薄情寡义的背叛,而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自我放逐与救赎。

  实际上,从“射日——奔月”的神话叙事中,我们能看到有从英雄和夫权象征的羿向充满人性追求的嫦娥的转变倾向。这或许与“五四”以来新文化运动,对于“人”的重新发现与定位遥相呼应。

  当价值崩塌、文化失范、道德沦丧随着现代化浪潮滚滚袭来,剥除了“神性”光环的“人性”该何去何从? 是期待“神性”的再度救赎,还是开辟“人性”的新的内涵,这正是“射日—奔月”神话重写型小说带给人们的终极追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